正式宣布:弦理论作为物理学理论已经死亡

李小坚  龚天任

2016年8月1-5日在中国召开2016弦物理国际大会,弦物理还处于辉煌灿烂、希望之光、黄金时代赞美之中,而40天后的2016年9月15日,量子杂志发文,弦物理正式投降了!现在,弦理论作为物理学理论(量子引力的候选人)正式死亡。

https://www.quantamagazine.org/20160915-string-theorys-strange-second-life/

这篇文章绝对是一个权威的申明。对于一个不了解美国文化的人来说,他可能并不真正理解关于K.C. Cole文章的真正含义。那么,这里进一步解释一下。

一、关于K.C. Col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K.C._Cole ),她是一位“最突出的”世界科学记者。她是最高级的、最懂行的、最权威的科学记者,她从不报告一些小的事情。

在弦物理的任何大事件上,她总是被邀请作为“内部”记者。她现在是一个“弦物理科学界”的人,而不仅仅是一个记者。因此,除了作为一个科学通报,她的“弦物理的第二生命”的文章实际上是一个“弦物理科学界”的公告。而且,她和戴维·格罗斯,弦物理教父级人物,有很好的友谊。

二、文章的主题,进行了巧妙的修饰。

第一,弦理论的死亡(失败),对于物理学界基本已经达成了共识。作为一个事实,仅仅提到(事实),但不强调。

第二,报告强调的是弦理论,作为弦物理的副产品还有科学上的价值。作为一个科学的或数学的工具,具有第二生命。

三、权威性

作为一名权威记者的正确表现,她应该不能有偏见。不能把自己的意见作为报道的主要见解。因此,她必须以别人的观点来支持她的主题。她采访了弦物理界最突出和最重要的十多位理论物理科学家。

David Gross (弦物理最高权威学者,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

Robbert Dijkgraaf (普林斯顿高级研究所所长,the director of the 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y in Princeton)

Douglas Stanford,Chris Beem, Eva Silverstein,David Simmons-Duffin,Sean Carroll,Clay Córdova,

Juan Maldacena (inventor of AdS/CFT duality),Nima Arkani-Hamed (inventor of split-SUSY, director of China,Great Collider,中国大对撞机主任)

以上权威人士没有一个人不同意她的主旨观点:弦理论作为物理学理论(量子引力的候选人)现在正式死亡。

但弦理论,作为许多其他领域的伟大工具,将获得重生,因而具有第二生命。

四、共识性

现在弦理论学界有成千上万的弦理论学者(当今总数达数万到数十万人),以上10人能代表整个“弦物理科学界”吗?

答案是毫无疑问的肯定是。那些成千上万的弦理论学者只是“弦物理科学界”追随者或啦啦队。上述10人代表了整个“弦物理科学界”系统的设计者的90%。 经过2016年8月22日在慕尼黑的大会研讨,以及随后的几次会议,现在整个设计团队基本已经达成集体一致的意见:{弦物理科学(M弦)作为物理学现在正式死亡。}

五、伟大意义

西方科学在物理事实面前,选择承认事实,这是非常明智的。说明,他们还是尊重科学,尊重事实,这是他们的伟大之处。而且,他们还在寻找新的出路。特别是戴维·格罗斯(David Gross)声望卓著的大学者,却能知错能改,这需要很大勇气和魄力。

六、巨大教训

当今参与到“弦物理科学界”的人数全世界可能有数万人甚至达十万人。而从弦物理的启蒙到发展壮大成为主流,大约长达50年,从形成“弦物理科学”主流学派至少也已经30多年了。漫长历史进程中所有参与其中的人数总数可能接近百万之众,而且都是最顶尖级的人才。而且,直接花费的金钱数千亿美元(包括人头费)或者折合人民币达超过万亿数量级。如此巨大的投入,得到的是一个错误的物理理论!

由于失去了理论指导,那么,普林斯顿弦物理学派,希望中国来建设那个1000亿人民币以上投资的 大对撞机 之巨大科学工程,恐怕要往后推许多年了。丘成桐与杨振宁的关于大对撞机的争论,也应该有结论了。

“弦物理科学”可能是科学史上已知的最大的一次挫折,最沉重的一次打击。损失可谓极其巨大,教训应该极其深刻!

七、总结:

但人类在探索真理的道路上前行,推动着科学与社会的进步与发展。我们应该不怕困难!此路不通,但还可以寻找新的办法、新的道路!人类会继续前行,找到更好的答案!而我们的答案可能就是最好答案!

注1:主流弦物理正式投降了!我们的龚弦物理,不是主流“弦物理科学界”的成员。“弦物理科学界”是指主流物理中的超弦和M弦理论以及由它们衍生的理论。其结果无一能与现实世界所发现的宇宙物理常数,粒子精细结构常数,暗物质,暗能量,可见物质含量数据等重要数据相符合!全世界还没有其他人能理论推到出以上参数,只有我们的龚弦物理可以理论计算以上重要常数和参数!LHC对撞机等一系列的实验也没有发现主流弦物理预测的超对称粒子,其它希格斯玻色子!我们的预测的和计算的都是准准的!
注2:在45天前的清华大学召开的弦物理国际大会上,我是唯一一个批判他们的人!我5天抓住弦物理的老将David Gross论战!接着到人民大会堂论战直到他投降,小老头(我)和大老头(David Gross)论战很开心很享受!挑战并战胜主流弦物理之王啊!40天后他们集体投降了!
david2
 http://www.pptv1.com/?p=626 基础物理的黄金时代—–拯救主流物理学BSM
http://www.pptv1.com/?p=623 Vision eulogy: the Post Checkmate Temper Tantrum fit (视觉悼词:被将军后症状)
david8-05
DavidGross2
认错了吗?我对他说:错了没关系!您是一个了不起的学者!一个慈祥可敬的老人!面对宇宙自然本质和真理,我们都是平等的。

祝福David Gross不要难过!

而对于中国的理论物理学、系统学及交叉学科领域,迎来了整体性的学术发展的机遇。

祝福中国!

正是:

超弦物理云梦纱,细小无痕有力拉,

微波振荡成微粒,宇宙万物全凭它。

对称粒子很美妙,凭空诞生镜中花,

量子引力无法统,强子对撞梦无涯。

春华秋月成泡影,超度重生靠龚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