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弦物理的悲歌

前几天,有一个对弦物理与基础物理有重要意义的、值得关注的事情:

2017年10月17日,温伯格在“国际理论物理中心”发布深度视频访谈。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X2R8-nJhLQ&lc=z23zy1k40xabtbbeoacdp435hrm2pyeeybf5beqjdf5w03c010c

他说到威滕(Witten)和尼玛(NIMA)等人,已经不再做M弦理论工作了。他说{虽然我注意到,最近,聪明人如Witten似乎已经将注意力转向了固体物理学。也许这是他们放弃的迹象,但我希望不是}。

如果你看不到视频,可以在以下网站看到这几句话的简短话语:

http://www.math.columbia.edu/~woit/wordpress/?p=9657 .

witten222

弦论是由世界上数十万计的顶尖物理学家研究了40多年,并成为基础物理学主流骨干,但最高层的领导人却很少。

1970年代的理论物理学家John H. Schwarz推出了第一代弦理论。

在20世纪80年代,爱德华·威滕/布赖恩·格林进行了进入的研究(第一次革命:S-对偶/二元性,发展11个维度弦理论)。

在20世纪90年代,弦物理发生了第二次革命(年代):Joseph Polchinski(膜)、Juan Maldacena发展了AdS/CFT和M理论。

然后,尼玛(Nima Arkani Hamed)作为青年弦理论家明星,把SUSY发展到最高阶段(弦理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并试图说服中国政府投资1000亿建设100 Tev 超级对撞机。

戴维·格罗斯是QCD的创始人,对弦理论没有做什么工作,但却是弦物理啦啦队长的教父。

去年2016弦物理大会在北京召开,他们都是重量级人物参加此会,还在忽悠说这是基础物理的黄金时代。但戴维·格罗斯去年就开始认识到弦物理的错误,并带头和弦物理高层十多人于2016年9月15日在量子杂志,一同发布了弦物理作为物理理论已经失败的宣言。

今年的新闻表明弦物理国王威藤(Witten)和高级将领尼玛(NIMA)已经放弃弦物理研究,似乎已经彻底投降了。

那么,弦物理研究还有些什么人物呢?大概中国的弦物理界还紧抱弦物理这根稻草舍不得放弃。那么,现在(两周前)这个新闻,对这些不知道这个重要转变的中国物理学界的某些人还是有一些启示意义的。

这个情况,对中国大对撞机更是一个悲观的消息。

——————————————————————————-

注:最近,威腾大牌教授,M弦物理之父,放弃没用的错误理论,能够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ttps://www.quantamagazine.org/edward-witten-ponders-the-nature-of-reality-20171128/ .

龚先生写了一文,给予表扬!

Edward Witten, a physics hero

威腾清楚地显示了以下四点表述:

一,QFT是一个失败的描述自然特性的理论。

二,{ M弦理论+ AdS/CFT +全息}都无法描述自然的性质。

三,认为除了上述两个理论之外,还应该有额外的抽象层描述。

四,他根本不知道这一抽象层的描述是什么样子。

以上四点不仅给M弦理论判了一个死刑,同时,也是对所有其他的弦理论基石(QFT,AdS/CFT和全息图)判了死刑。而这些理论在过去的50年中成为基础物理的主流范式。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